首页 | 简介 | 艺术批评 | 书讯 | 驻馆艺术家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建筑艺术 | 文学 | 国际创作计划 | 艺术家专栏 | 新闻 | 上苑艺考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新闻 > 图片新闻
【上苑艺术】 2021年驻留艺术家的 |诗 |影|画 |专辑

[2021-5-12 15:55:40]


【上苑艺术】2021年驻留艺术家 |诗 | 影|画| 专辑




徐州美术馆-第十国际创作计划20201231日共收到14个国家1371名申请人资料。我们从有完整申请资料递交的人中,选出了39名候选人。

Now we are at the final voting stage for the artists of the 14th Shangyuan International Residency Program. As of 31st of December 2020, we have received 1371 applications from 14 countries. After a preliminary selection, we now have selected 39 candidates in the list.

 

我们从中选择了22名艺术家,他们从20214-11月入驻北京徐州美术馆,进行创作、交流并展示他们的作品。现在展示的是他们的诗画专辑。


At the end, we admitted 20 artists for the residency program from April to November 2021. During which they would focus on creating new works, exchange ideas and, at the end, showcase the results.  Now showing is their poetry and painting album.




莫籽|《天上的y


混沌中醒
外是正值6c的太
眼角然不知的I珠
恍惚草尖上的晨露

@趟出行
漫o目的

你教o我希望又^望
我用自己特e的方式
悼念你烙印在我瞳孔
光一般的慈祥

我藏匿在17子的
消失在大人的狒[

窗外
退後的冰河、枯林、F道、大B
你惦著的那人
留在了世界的另一^



 「逆向的候B」


我是一b逆向的候B
放{天的自由
wx夏日[郁的雨林
振频挠鹨
湎蚩耧Ly舞的昨日


`放吧
c失的太一起
掀翻堂缘蹼






|詹明昭| 出门


再一次焐一会陪我熬夜的被子
带不走你
把你留下来   去焐热下一个陌生的身子

再一次扇起那些
我懒得扫   又扫不干净的埃尘
我将要去另一个地方    
夜里听到你说你也要跟来

门后面的那把透明的雨伞
我一直没有打开
伞里面有两个美丽的女孩



摄影|詹明昭|20150905


你的双手将要变成翅膀
再也不能拥抱我

我赶到你的家乡
只看到你褪下的躯壳
来不及等我
来不及告别
已经飞远

 


|詹明昭|


火车


常驻窗前
夕阳落尽
听不清鸟语犬吠
看不穿行云 见不着白月
山的轮廓    是你睡时侧卧的身姿
我是山脚下蠕动的虫儿
妄想啃食这丛林
想象长成呼哧的火车
驶进深幽的山谷



|詹明昭|


无题


乌鸦的心是太阳的灰烬
在黑夜里啃食黑暗
直到吞下一颗流星
点燃自己

黎明







姜丹丹 《朱雀山的四月天》丙烯,40-40cm圆形画



嫩绿,鹅黄

交融在一片绿意

之间,诉说

朱雀山的

四月情意,深深浅浅,

如在一道道山脊

之间的,沟壑,

绵延成有致的曲线

敞开温柔的怀抱

山顶的松树

有着国画里

丰富的枝桠细节

 

凝视着不远处的

雁栖湖 波光潋滟

直推向 更远处的

两丛山的臂弯

山脚湖畔

升起淡紫

的s 萦绕

湖与湖相连

有悦人的丽泽

 

醉了心,眼

追寻着天际

火焰一般的

如朱雀的双翼

是夕阳

染红了山顶的

青葱的松树

映照着

山下怒放的

牡丹丛丛

 

追寻着在南边的

神鸟 沿着山脊

飞翔 如隐入

山的怀抱的幽深处

深而又深

开启体道之门

引领着低处的

幽灵,花草,

也一起

渐渐飞升

在醉人的

四月天的白昼与

暮色之间



|姜丹丹|重生,画布丙烯,40~60cm

 

|姜丹丹|方向

 ――读雅各泰(2)

 

在森林的边缘

朝向幽暗的深处

延伸着数不清的路

上面叠印着

看得见、看不见的

脚印

让人眼花缭乱

 

“你要去往哪里? 

总要找一个方向 

给予继续行路的意义   

思索,再思索

路的线条愈加纷杂

交错在头脑的迷宫

  

你看,飞鸟如影

轻盈穿梭在灌木丛 

绕过了高大的橡树 

消失在森林的尽头 

你听,流水远去 

草丛里的弦琴 

拨弄越来越低的调子

直低到隐没

在天际的白线

  

让我们静下来 

让悬隔的心 

在千山万水间

指引那段路








王令怡肖像-胡鹏图布面油画 25X30cm


王令怡来自远方未知之地的歌


(1)  梦之光

 

你这昨日的光束,

轻柔地,翻过春的指尖,

悄悄地,潜入梦一样的深夜。

 

在你种下喜悦与忧愁的地方,

在那让你的心灵柔软和颤栗的所在,

一条银河出现,

成为香雾弥漫的遇见。

远走吧,你芬芳的岁月。

 

(2)  午夜之歌

 

哼一首午夜的歌,

随着笛声一起被西风吹散,

覆盖在白色的幕帷,

织入布满星辰的穹苍。

 

用手轻抚,那珍珠般的眼泪,

擦干,然后,将生命交付给明日的欢笑和恐惧,

让自己与过往别离。

 

(3)  远方的未知之地

 

来自遥远的未知之地,

一位老人的弥留之际,

坠落,像一枚秋叶,

消逝,像一朵夏云。

 

却是舒然地,仿佛

他双手的每一次挪移,

都令人回想起,

那些被连根拔起的树们正在哭泣。





摄影|丁友然 |思念


礼物是蜡烛
在黑夜里你送给我

而我把思念
给你
太阳下山之前
给森林留下了金色的披肩



摄影|丁友然 |相遇


我们擦肩而过的时候
你的光芒
让我觉得
我们似曾相识
其实你一直在我心里
在我走过的每一个地方

即使不再相见我也并不忧伤
因为我更想庆祝我们的相遇――
你看有多么巧呀
你来的时候
我刚好也在呢




水彩|丁友然 |两极


太阳月亮
旋转

白天黑夜
两极

你的头脑思考
我的灵魂舞蹈



摄影|丁友然 |舞蹈的孩子



我有一个舞蹈的孩子
她只想舞蹈
在阳光里
在草地上
在湖边和山角下

黑夜来临时黑夜来临时
她躺在地上累了
我给她轻轻披上
美丽的舞衣
带上一顶大大的草帽
并系上一个精致的红飘带


于徐州美术馆
五月五日2021


 





|z雁|上苑味道


初夏,
摘槐花,
蒸一碗米饭。
采香椿,
煮一锅守望。

然后,
坐等桑葚变紫,
静待红杏伸出墙。
再然后,

粉红的消息满园。





|刘青|


列车驶向大海
梦境是迷幻的
一夜
沉醉,善辩,无语
一生
寂寞,找寻,孤独
从何说起?
我们的来生吗?
我还是我吗?

列车驶向大海
停下来就让人恐慌
孤独的走来,孤独的离开
其中也会与人交集
但终是匆匆离去
留下的只是记忆

列车驶向大海
我不留恋世间的美景
我已把它们尽收眼底
在记忆深处勾绘
只是遗憾没能看的更多
我知道这是贪婪的魔念

列车驶向大海
我在座位上不吃不喝
不去那男女共用的厕所
我怕失去被我温暖的座位
我知道它不会一直属于我
我们都是彼此的过客
下车就会永别,没有再见
但是我还是希望彼此给予多些温暖

列车驶向大海
耳边低吟着诗歌
诗歌是一面镜子
它能照出你的本质
无需羞愧
我们同样贫瘠,一丝不挂
无需胆怯
我们都很脆弱,一击既碎
人们期待被美化
同时也善于丑化
一个是自欺,一个是自娱
总之不喜欢真实的自己
你是玫瑰,却不承认身上的荆棘
是百合,又不喜山野的清贫
镜中只是一根稻草
没有颜色,没有芳香
孤零零泛黄的草

列车驶向大海
窗外风景一闪而过
昏睡中
我已进入海底
这是如此熟悉的感觉
那是母亲羊水的味道
这意味着什么
我要再次出生吗?
不!
我不想重走那孤独的旅程
那不是我向往的世界
没有什么可挂念的

列车驶向大海
这是单程的旅途
永远不会再来
孤身沉于海底





|刘青| 致离去的人们


每个山峰附着一个灵魂
那些是不愿离去的人们
肉体化为灰烬飘散空中
灵魂则依附在山峰之巅
他们最先迎接日出之时
她们最后送走月落片刻
人们想念着山巅的灵魂
他们遥望着山下的亲人
我们曾为那一刻而哭泣

其实他们都还不曾离去





|彭漫|画


难过就看闪电
难过,就藏
你的手
在夜晚取假牙的声音里
山顶从内脏的
最深处
长起来
像我们是我们的方法
像耳朵离开了
行为
像多了一头狮子的观念
给你




|彭漫|画


很多次我想说些什么给无限听
我说的都是雨,牛角与短暂
而认为,永恒的烧在皮肤上

连绵的山脉不断
朝向红色小小的背影
恐惧,死亡,爱对于我是同一种承诺

我不知道耳朵代表什么

落下的雨里
天空紧紧抓着地面







摄影 |秦姣姣| 为什么就跳下去了


 
那树干起皱的声音响得有点斑驳
一直打弯
叶子太多,就像底下的土里有石头
膈应了那些眼神散发的箭头


一米高的心头目空一切极速张望
跳到另一块像面包一样平易近人的石路上
一点点拉出小黑虫


膝盖必须有它自己的曲折,颠簸
节奏总要来袭
注射器抽空后的那个柱体冰冷地硬绷着
它在环绕着时间,也可能死磕到底


2021.4.22 徐州美术馆




摄影 |秦姣姣| 沙峪口东



鼻子吸着铺开保鲜膜
空气已经躺成亚光之身
片片平飞,以防旧日粘连


你肯定霸占过站牌的色调,那些因光线而悄悄出卖
树枝们像夹菜一样结伴而出
和上午窗口的口型合成了一个商标
蹦得高和蹦得开几乎混淆了同样落寞的视听


它已经短到你忘了弧形里没有青丝
能画出地震般的分裂感一定是吃撑了
现在牙签只能穿透不明来处的肉了


你没有仔细看那是平得发光的颠簸
一张小脸像橡皮筋一样拉扯出魔力
一些弛往停摆的动摇会松动念头
会依靠塑料袋分解


2021.5.11 徐州美术馆





摄影 |秦姣姣|你流转,你等候



习惯性被修理成草坪的艺术用于铺垫
画个圈来狩猎的心已安装精神起搏器
一个石头用来垫脚就可以宣布主权
在空气里肆意划线

寄生而来的青汁蠕动在每一片叶子上
用两片鲜艳的翅膀煽动风向
用搅稀泥的力气让一切布满污点
还剩下不足为食的动向

那里藏有一些便于坐下的桌椅或是台阶
角落有不易腐坏的坚果,试图焊接松脆的骨头
把无数条去路归结到一起编织在脑门上
无形的空气渐渐变成了人

你可以掐算时间是如何配置你的

宣布的地点已经无处可寻
那曾经成群的高耸像地鼠的狡黠
你走过,不需要顾左右而言它
也可以在逼真的人形里升温垂落


2021.5.14 徐州美术馆






|姜丹丹|早春的山,纸本丙烯,50~65


《现在》 菲利普 雅各泰Philippe Jaccottet) 
|姜丹丹译|

  

现在,我整个人在从天而降的瀑布里,

从上到下,躺在空气的发丛

在这里,最明亮的叶子,大小均等,

悬在比\鸟低一点的地方,

看,

听,

(蝴蝶是几多迷失的火焰,

山峰是几多云烟)――

一瞬间,拥抱整个寰宇

我相信,死亡容纳在四周。

 

我几乎只看见光,

远处鸟儿的叫声

是光的一个个结,

 

白昼里的整座山被映亮,

 

山不再悬在我之上,

 

它点燃了我。

 

译诗出处:

菲利普雅各泰诗选1946-1967 》,姜丹丹译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9,世纪文锦策划,“法国诗歌译丛”(树才、秦海鹰主编);修订版,雅各泰,《夜晚的消息》,姜丹丹译,人民文学出版社,2019,九久读书策划。


 





《我外公姓黄》程小蓓

我母亲的名字叫英姿
我舅舅的名字叫英豪
外公给他们取了好听的名
自己却被打倒了,一辈子弯着腰
子女们也命运多舛,舅舅成了特务
我母亲也下放到农村的小医院
辛亏她的心里只有患者,她说
在哪里都一样,只要我被需要

因为什么?小时候母亲离我远去
外公说名字都没错,只是姓了黄
再次见她时,银杏树在阳光下闪着金
飒飒地飘落在长长的小路上
然而陌生感漫过了树荫
太阳躲进了云层

英姿是妇产科大夫
所有母亲都崇敬她
她几乎是她们的女神
后来陌生感在银杏树上结了果
可以摘下来放锅里熬粥
成为我一生的美食

再后来我妹妹也姓了黄
好在她名字里有红
她的命运就好多了
而我没有姓黄,似乎
也被眷顾了,自我感觉良好
所以,我只说他们的名不说他们的姓




 

程小蓓 《你的抗争》 油画 77x53cm 2019


图腾从文字中带着血性冲出来,

似乎只有呐喊才可以让世人听到,

你的抗争想要改变什么?

或许你付出的所有只是一场灾难





程小蓓 《缠绵悱恻》 油画 75x115cm 2019


哀怨来自缠绵的无度

悱恻持续到最后就得分手

无论如何都比生死离别好。

你说呢?何不让光照亮自己!






查看666次

上一篇
【徐州美术馆】“国际创作计划”入选2021驻馆艺术家顺利到达 .
徐州美术馆2021年驻留艺术家顺利到馆,开展为期7个多月的创作,交流,展示,互动……。我们期待他们的
【候选人名单】徐州美术馆2021年“国际创作计划”
【上苑】2019、2020驻馆艺术家作品认购价目表
【上苑现场】2020年国际创作计划闭幕展
下一篇
【上苑作家写上苑画家】喜哥说张志刚
【上苑作家写上苑画家】喜哥说莫籽
【上苑:对话|对画】​封闭与反思(徐飞、肖毓方 、张志刚)三人谈
北京徐州美术馆 ~ 黄山创作基地 介绍​
| 展​讯 | 不现实的报告:z雁个展
版权©徐州美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